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首页 - 外汇 - 货币专题 - 人民币 - 正文

10月贸易顺差收窄资本流出压力缓解 人民币波动进入稳定期

2016-11-09 08:23:35 作者:陈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文章>>

11月8日,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贸易顺差数据为490.6亿美元,同比收窄16.8%,低于市场预期的517亿美元。

“这无形间给人民币构成不小的压力,尤其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不确定性骤降与12月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的情况下,疲软贸易顺差数据对人民币的压力很可能被市场放大。”一位外汇交易员分析说。

不过,截至11月8日20时,境内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CNY)徘徊在6.7820,离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CNH)则处于6.7967附近,均没有跌破此前的年内低点。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当前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因素仍是美元加息升值,外贸顺差数据对人民币的影响其实并不高。

多位银行外汇交易员也表示,尽管10月贸易顺差数据不如市场预期,但好于9月份,无形间也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它表明中国外贸状况有所好转,对外汇储备增加的贡献度依然在增加;另一方面今年前10个月外贸顺差总额依然保持在2.88万亿元水准,同比降幅仅为2.6%,表明中国庞大的外贸顺差依然能创造充足的外汇储备,有效缓解资本流出压力。

借贸易顺差收窄押注人民币贬值算盘落空

长期以来,贸易顺差与外商直接投资(FDI)被视为中国外汇储备不断增加的两大重要驱动力。然而,随着近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不少国际投机资本开始关注贸易顺差收窄将多大程度拖累外汇储备增加值,作为沽空人民币的新筹码。

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目前不少对冲基金同行将中国贸易顺差、境内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跨境人民币流动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作为衡量中国资本流出最新状况的依据。在他们看来,10月贸易顺差数据低于市场预期值517亿美元,一方面表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对中国外贸依然构成不小的压力,另一方面意味着不少企业可能通过贸易项将资金换汇转移境外,形成新的资本流出压力。

“这也是中国外汇储备连续4个月减少的主要原因之一。”一家国际投资机构外汇交易主管向记者分析说,此前不少对冲基金一直在寻找资本流出压力骤增-外汇储备下跌的联动踪迹,营造沽空人民币套利的市场氛围。

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国际投机资本的这个算盘未必能兑现。

究其原因,10月中国外汇储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外汇储备结构调整所引发的估值损失——以SDR计算,10月外汇储备反而增加29.84亿,至22714.69亿SDR,这说明10月份中国央行买入日元、欧元、英镑等一篮子货币扩充SDR份额,考虑到10月份美元指数大涨约3%,令所有非美货币均出现一定幅度贬值,中国央行此次调仓不可避免地引发部分估值损失。

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姚炜向记者表示,考虑到10月份美元年内加息预期升温与英国脱欧启动都给人民币带来较大的贬值压力,外汇储备仅仅下跌457亿美元其实不应被视为一个令人失望的数据。

“更重要的是,这让贸易顺差收窄与外汇储备降幅完全脱钩,国际投机资本无法将两者紧密联系起来,作为沽空人民币套利的筹码。”一家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强调说。

人民币流出“魅影”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情况下,10月贸易顺差之所以能高于9月,或许还隐藏了一个资本流出悬疑,即在资本管制有所加强的情况下,越来越多企业选择通过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先将人民币转移境外,再换汇美元规避汇率风险。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表示,通过对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进行比较分析,发现不少企业在跨境支付方面增加了人民币支出。

一位国有大型银行人士也向记者透露,近期银行内部发现个别企业通过贸易路径换取大量外汇提前偿还美元外债,因此要求合规风控部门对企业真实贸易投资背景进行严格审核,对以资金转移境外为目的的可疑贸易换汇结算申请采取放缓审批措施。这驱使部分企业转而通过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通道先将人民币转移到境外,再兑换成美元,以此绕过资本管制措施将资本转移出境。

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梁红发布最新报告指出,自去年10月银行涉外人民币收付款转为逆差起,至今累计人民币跨境净支付额高达约2万亿元。其中,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是导致涉外人民币支付大增的主要因素。但与此反差的是,境外离岸人民币存款却出现萎缩,以香港为例,截至9月底香港过去一年离岸人民币存款下降2299亿元,至6655亿元。这种反差现象更多表明,人民币跨境流出俨然成为规避外汇管理、实现资本跨境流出转为外汇资产的重要渠道之一。

在上述国有大型银行人士看来,这无形间对人民币构成新的压力,一方面人民币流出导致境外人民币供应增加,国际投机资本能以更低融资成本借入大量人民币进行抛售,达到沽空人民币获利的目的;另一方面在境内外人民币汇率联动机制下,巨大的离岸人民币抛售压力令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持续面临扩大压力,迫使央行陷入外汇储备不断消耗的局面。

他表示,这或许也是央行近期积极推动国内外汇债券市场向国际机构投资者放开的主要原因之一,即让大量离岸人民币通过投资回流境内,加之人民币加入SDR成为储备货币,最大限度缓解离岸人民币供应增加带来的巨大汇率下跌压力。

“近期人民币波动较大的主要推手仍是美联储年内加息预期升温引发的美元走强,与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与汇改进程没有太大关联。”周浩指出,随着美联储12月加息靴子落地导致美元利好出尽,人民币可能会重新企稳反弹实现双向弹性波动。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829.27 涨跌幅: 2.0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