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首页 - 外汇 - 货币专题 - 英镑 - 正文

脱欧公投双满月 英国经济是否已过风险期?

2016-08-29 09:15:32 来源:一财网
一财网 更多文章>>

“你知道我为什么投脱欧吗?因为我最讨厌别人对我们英国人指手画脚,说什么‘脱了之后,英国就不好了’。即使不好,我也要脱。英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 花甲之年、当了一辈子钢琴调音师的芮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之后已两个月,从各种已经公布的经济数据看,通胀率小涨,股市回暖,英镑止跌,消费猛增,旅游兴旺,住宅价格如期下降,GDP增速未减,央行降息给经济更多刺激,利好消息不断。仿佛英国不仅没有“不好”,有些方面反倒“更好”了。那些调低英国国债信用评级的公司,那些大呼小叫警示“英国脱欧经济下行风险”的国际机构,都有点“傻眼”了。财经媒体在报道英国各种数据时,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对公投结果“shrug off ” (耸肩鄙视)。

这些数据真能反映英国经济现状吗?

数据似乎一片大好

先来梳理一下过去两个月英国国家统计局及有关方面发布的“利多”多于“利空”的数据:

7月19日:6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0.5%,环比增长0.2%,好于或持平于预期;

7月22日:7月份综合采购经理人(PMI)初值跌至47.7,创2009年4月以来最低,制造业PMI初值为48.2,创2013年2月以来最低;

7月27日: 7月CBI零售销售差值跌至-14; 8月CBI零售销售预期指数则跌至-12,都为2012年1月以来最低点;

8月9日: 6月份工业产出同比增长1.6%,环比增长0.1%,都好于前值和预期;第二季度工业产出较前季增长2.1%,为1999年第三季度以来最强。6月整体商品和服务贸易赤字为50.84亿英镑,赤字规模创2015年7月以来新高,而整体出口创2012年10月以来最大降幅;

8月16 日:7月CPI为0.6%,比预期上升0.1个百分点,为2014年底以来的最大增幅;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出现两年来最快增速。

8月17日:4~6月3个月失业率为4.9%,与前值和预期持平,但7月失业救济金申请人数下降;

8月18日:7月实体店和网上零售总额意外实现1.4%的增长。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这主要是受到夏季炎热气温和英镑下跌吸引大量有消费能力的游客涌入所致,特别是首饰手表等奢侈品,销售环比上升3.1%, 同比上升16.6%。统计局表示,英国第三季度经济站在了一个比较坚实的基础上;

8月26日:第二季度GDP经修正后按年率增长2.2%,按季率增长0.6%,都与前值持平,而第二季度商业投资总额初值按季率录得0.5%增长,比前值———-0.6%有大幅上升。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目前没有迹象表明脱欧公投引起的不确定性对二季度的投资产生显著影响。

在这些数据出炉的过程中,经济学家对英国经济现状的分析和看法,纷纷扰扰。

支持脱欧的一派说:早就告诉你们啦,脱欧不会是世界末日。支持留欧的这一派则继续找出各种负面消息,来争辩脱欧将给英国经济带来长期的恶劣影响。他们分别从以上数据中选择各自能够说服民众的内容。

“别高兴得太早”

“脱欧公投的结果,短期内会造成一些不确定性,会对经济造成冲击,经济活动会减少,但并不意味着失业率上升。在脱欧程序正式启动前一段时期,疲软的英镑是好消息——一方面有利于出口和旅游业,一方面英国央行会向市场注资增加流动性,并保持利率在较低水平,甚至会进一步下调利率。疲软英镑和低利率政策相结合比较合理,而且有利于英国经济增长。” 这是第一财经记者在脱欧公投前采访力挺脱欧的前伦敦市长经济顾问和渣打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李赖思(Gerard Lyons)时,他对“后脱欧时代”英国经济的预测。未料,他那时所说,都被以上数据印证了。

但普华永道高级顾问安德鲁·桑德斯(Andrew Sentance)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了题为《别为近期增长沾沾自喜,脱欧冲击长远才能估量》的评论。他写道:“虽然英国已经建立梅首相的新内阁,但各项政策还非常不明朗,甚至与欧盟谈判的时间表都未确定,由此带给商业和投资的不确定性是巨大的。”

在他看来,或许工商界已经从对脱欧公投结果的惊愕中稍有恢复,但开始转入了观望模式,“我们需要看至少3~6个月时间的数据,才能就这些不确定性对就业、投资和消费造成的冲击下一些初步的结论。”桑德斯说,最近的这些数据没能描绘出一幅完整的“经济近况图”,不能说明太多问题,“7月消费上升,可能是因为英镑重挫,但英镑重挫的同时也抬高了英国企业的进口成本。一旦这些成本开始在商品价格上体现,消费者就会感到痛了。”

《卫报》专栏作、者政治经济学家威尔·赫顿(Will Hutton) 以《不要犯傻了,脱欧造成的危险终将降临》为题撰文说,股市回暖和消费增长都是英镑大跌和央行刺激政策所致,关键还是要看未来。目前工商界的景象是不同的,企业和消费信心调查的结果,显示的是不祥的预兆。

他重复了留欧派的担忧:经过40多年的联盟,英国的产业、贸易与欧盟单一市场的相互依赖难以割舍,至少两年的脱欧谈判造成的严重不确定性及失去了“欧洲市场跳板”角色的现实,将难免对外来投资造成极大阻碍,欧盟停止对英国农业、畜牧业、教育、科研等领域的援助所造成的“经费黑洞”将如何用政府财政中来弥补?

也有难看数据

赫顿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英国央行在8月10日发布的一项对企业进行的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显示,脱欧公投总体上将对资本支出、招聘、企业的营业额造成负面影响,企业服务增速放缓,消费者支出下降。

《金融时报》报道说,根据建筑咨询公司巴博(Barbour ABI)的数据,脱欧公投之后,英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支出大幅下降,仅在7月,基础设施建设合同金额就下降了15亿英镑,环比下降20%,同比下降23%。这给英国政府在如何扩大新的道路、铁路、能源、宽带网络和水利防汛等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出了难题,增加了压力。

另据晨星数据公司(Morningstar)的信息,仅在7月,就有57亿英镑的英国证券基金撤离另投避险资产,房地产基金的赎回金额也高达4.38亿英镑,导致7家房地产资金公司相继宣布临时“赎回禁令”。这是3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撤离潮,可见投资者对英国经济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与此同时,英格兰银行(央行)降息和扩大宽松规模,造成国债价格上涨、收益率下降的局面。8月10、11日两天,英国2019年3月到期的国债收益率一度触及-0.01%;而2020年3月到期的国债收益率也一度触及了-0.012%;2年期与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创2008年10月以来最窄。这是又一个经济下滑的标志。

货币政策独木难支

财政政策不明朗,货币政策“单枪匹马”,经济前景依然扑朔迷离。

8月4日,英国央行终于宣布降低利率0.25个百分点至0.25%,并扩大货币宽松规模至4350亿英镑。在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央行行长卡尼表示,英国央行降息是因为已经看到英国经济的困境,认为提早采取刺激措施可以降低经济下滑给投资和消费带来的不确定性。他表示,货币政策不能完全抵消公投结果将带来的巨大结构性冲击,央行货币委员会一致认为未来3年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将减半,未来数季度需求将少量增长,不排除年内再次降息的可能。

财政大臣哈蒙德在降息之后表示,英国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支持经济发展。然而,英国新政府的财政政策要到11月才会出台。已有经济学家表示,财政政策的真空状态,让商业和经济活动举棋不定。

8月19日,英国统计局公布的7月公共部门收支顺差只有10亿英镑,与预期的16亿英镑相差悬殊,同比也下降了20%。事实上,顺差数据是哈蒙德财政政策的“头寸”,如果想通过减税和增加开支刺激经济,顺差额越大,运作的空间也就越大。

就在第一财经截稿当日,《每日电讯报》又砸出一条消息:梅首相可能不通过议会投票,就直接启动脱欧谈判程序。而之前设定的脱欧谈判起始日期是2017年4月。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654.88 涨跌幅: 4.09%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