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首页 - 外汇 - 货币专题 - 人民币 - 正文

备战人民币“入篮” 央行与IMF的五大默契

2016-09-27 08:35:27 作者:周艾琳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更多文章>>

离人民币正式纳入SDR(特别提款权)已不到一周时间,中国备战“入篮”做了哪些努力?人民币发生了什么变化?未来人民币又需承担哪些“可自由兑换货币”的责任?SDR未来将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扮演什么角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召开了媒体电话会议,IMF战略、政策与检查部主任蒂瓦里(SiddarthTiwari)和金融部门主任特威迪(AndrewTweedie)回答了上述问题。

“10月1日起,人民币将被认可为‘可自由使用货币’(freelyusablecurrency),这就意味着人民币将在IMF有关交易中扮演核心角色。”蒂瓦里表示,人民币纳入SDR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格局的重要里程碑,这既认可了中国的改革成就,强化了改革承诺,也增加了SDR的吸引力,使得SDR更加多元、更具代表性。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入篮”后,海外央行对投资人民币资产会更感兴趣,预计人民币未来五年里在全球外汇储备(剔除中国自身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将从1%提升至5%(资本净流入约3000亿美元),达到日元、英镑的同等水平。

备战“入篮”

除了去年的“8·11汇改”,中国央行及IMF在备战人民币“入篮”方面实际作出了诸多努力。这在蒂瓦里看来,主要包括五个方面。

首先,自2016年10月1日开始,在IMF关于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的季度调查中,除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瑞士法郎、澳大利亚元和加拿大元外,还将纳入并单独列出人民币。数据将反映COFER报告经济体的全球人民币持有情况。此变化将在2017年3月底公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调查中反映。

名为COFER的调查是在自愿基础上,以统计总量的形式列出IMF成员国所持有的外汇储备货币构成。人民币将被单独列出表明,IMF成员国可以将其持有的用以满足国际收支融资需求并以人民币计价的对外资产计为官方储备。

第二,中国将进一步与国际清算银行(BIS)合作,提高中国银行业统计数据的报告质量。

第三,在中国央行的努力和推动下,世界银行于8月30日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了SDR计价债券,首期总额为5亿SDR(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期限3年,票面利率0.49%,起名为“木兰”。境内外投资者认购踊跃,债券的认购倍数达2.47倍。SDR债券在时隔35年后重出江湖,有助于扩大SDR的使用。

世界银行副行长奥特(ArunmaOteh)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获批的20亿SDR债券额度目前只发行了5亿,我们还会继续发行SDR计价债券。此次木兰债发行恰逢人民币纳入SDR,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债市国际化的坚定决心。”

第四,IMF也提及了在美人民币清算行的设立。上周,中国央行宣布授权中国银行纽约分行在美提供人民币清算和结算服务,使得在美推出人民币产品和服务的速度进一步加快。

未来,中美双方也将进一步厘清充分使用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的障碍,便利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在美扩大多币种账户运营能力以及探索和推出新的人民币计价产品和相关服务等。

就第五点而言,任务更为长远和具有挑战性。IMF表示,正在研究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角色,主要聚焦官方SDR、市场SDR,以及SDR作为一个计价单位等三方面的研究。

改革承诺重于“入篮”

人民币“入篮”只剩最后四天时间,各界对于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越发关注。事实上,“入篮”本身并不会过多影响汇市,关键在于,这将强化中国汇改的承诺,同时也加大了主要货币国所要承担的责任。

以美元为基准的布雷顿森林体系1969年崩溃后,IMF创立了SDR,它赋予IMF成员国任何时候提取该货币篮子中任何一种货币的权力。起初,SDR一共由16种货币组成,到1981年时只剩下5种货币,欧元区成立后,进一步减少到4种。

10月1日起,新的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人民币将成为第三大权重货币。这也是SDR首次“新增”成员。届时,五大货币在SDR篮子中的占比分别为——美元(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人民币将成为“可自由使用货币”,并在IMF有关交易中扮演核心角色。此外,中国国债三个月基准利率将成为SDR利率篮子中的人民币计值工具。

“入篮”后,“意味着人民币享有储备货币地位,同时中国政府也有责任在货币政策方面保持一致和协调的沟通。这些都是成为储备货币后要负起的责任。”蒂瓦里表示。这实际也在暗示,中国的汇改“开弓没有回头箭”。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讲座教授、中央财经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艾格林(BarryEichengreen)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纳入SDR只是一小步,象征中国推动人民币在全球金融系统中起更大作用的承诺。如果中国希望鼓励人民币跨境使用,应该先深化国内金融市场,加强市场沟通和透明度,这可能比国际化、货币互换等更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观点认为,人民币一旦纳入SDR,中国就必须开放资本账户。不过,IMF前副总裁朱民去年12月曾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纳入SDR与资本账户开放、实现人民币可兑换无关,IMF没有要求人民币继续满足这个要求。

从个别案例看,法郎在加入篮子货币之后,曾重新回归资本项目管制;日元从1969年开始就是篮子货币,但1980年才开始逐步取消资本管制。

“我反而担心中国过快开放资本账户。”艾格林表示,中国应该先发展国内,再发展国外,否则开放可能会成为问题的来源,“我认为中国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改革的顺序要把握好。”

朱民则表示:“IMF强调一点,既然IMF的189个成员国愿意接受人民币作为SDR的一部分,那么中国在过去一年中对货币政策、利率、汇率的一系列改革必须要制度化,要经得起运营和操作的测试。”

人民币料“小贬”

就“入篮”与人民币未来汇率走势的关系,主流观点认为不会产生实质影响,而人民币的汇率波动将更趋市场化。

“人民币单边波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每天16点30分的收盘价将更为重要,中国将逐步向自由浮动汇率制度过渡,央行可能只会偶尔干预,来防止波动过度、偏离基本面。”丁爽表示。

当前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机制,主要是参考“前一日的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即美元走强,一篮子货币弱,则人民币弱;反之,美元走弱,一篮子货币强,则人民币强。

在上周举行的“经济学人上海圆桌会议”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巫厚玮对本报记者表示,央行近期直接干预汇市的痕迹并不明显,显示市场的恐慌情绪亦有所缓解。不过,一年与两年期远期外汇交易显示人民币趋势回升,然而三年期显示长期仍存一定幅度贬值压力。香港人民币存款亦由历史高位的1万亿元减少至7月份的6671亿元。

摩根大通预计,今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将小贬2%~3%。“年初,我们的确看到了额外的人民币对冲敞口,但下半年就已明显好转。我们预计人民币未来将维持区间震荡。”摩根大通亚太区企业银行部主管奥朗则布(MuhammadAurangzeb)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非常清晰,其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但一系列改革和转型仍然需要时间。

眼下,美联储加息的路径仍影响着人民币的后续走势。“点阵图”(美联储投票委员对于利率的预测)显示,美联储或于今年12月加息一次。美联储官员预计,2017年有两次加息,2018、2019年各有三次。

渣打银行则认为,人民币贬值趋势并非“板上钉钉”。随着中国外部竞争力提升、海外对人民币资产兴趣的增加,人民币对美元将于2020年达到6.3~6.4的水平。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487.86 涨跌幅: 0.3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