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港交所刮骨老千毒瘤 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镜鉴

2017-08-10 22:21:00 作者:罗曼 程丹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网 更多文章>>
恒指上半年牛冠全球,而在恒指这波大涨行情,像腾讯、友邦保险和汇丰控股等港股市场中的超级大票,今年的涨幅着实让人艳羡,相比之下,那些持有小市值股票尤其是持有细价股的投资者需要注意了,凛冬将至,很有可能你手中的股票要除牌退市了。

(原标题:港交所刮骨老千毒瘤 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镜鉴)

恒指上半年牛冠全球,而在恒指这波大涨行情,像腾讯、友邦保险和汇丰控股等港股市场中的超级大票,今年的涨幅着实让人艳羡,相比之下,那些持有小市值股票尤其是持有细价股的投资者需要注意了,凛冬将至,很有可能你手中的股票要除牌退市了。

主板上市公司华多利集团又“被除牌”

于无声处听惊雷!8月7日,华多利集团正在交易当中却突然被港交所宣布除牌,并列入除牌程序第一阶段,从而成为了港股历史上第一只在交易中被除牌的主板上市公司,8月7日股价跌幅达到45.54%,自8月7日至今,股价跌幅逾68%。

对港股颇为了解的国采金控董事长张利向时报君表示,通常宣布除牌,会事先要求停牌,并发函至公司,通知被除牌。

正在交易就被除牌,港交所发言人当天表示,按照《上市规则》13.24要求发行人须有足够的业务运作或拥有相当价值的资产,其证券才得以继续上市。但目前《上市规则》中尚无对“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量化标准。对于股票尚在交易中的发行人,港交所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强制其停牌,而在执行这一规则时,港交所目前重点监察少数业务运作规模极低的上市公司。

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让港交所忍无可忍?

港交所发出的信函指出,在营运规模方面,华多利集团主营业务二手车辆贸易和放债业务,长期处于低水准,反映在公布的财务业绩上显示为:

1、2016年,公司两项主营业务总收入仅为490万港元,营业收入不足以支撑集团费用及开支,造成净亏损和经营性现金流减少。

2、由于过去几年的收入水准持续恶化,这一低水准的业务运作似乎并非暂时的经济衰退,尤其是二手车业务从2012年的7170万港元大幅下降至2016年的170万港元,并自2013年以来一直亏损,放债业务(2014年开始)2015年营业收入仅为330万港元,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主营业务可行性和可持续性存在严重问题。

在资产状况方面,截至去年12月底,华多利集团资产仅为5660万港元,其中存货及贷款、应收利息金额分别约为530万港元及1310万港元,这些资产并没有产生足够的收入和盈利,公司未能证明其具有继续上市所需要的足够资产值。

查看华多利集团上市以来的财务数据发现,公司自上市以来,除去2004年盈利9000港元、2012年盈利3879万港元,其余年度均处于亏损状态,营业总收入最高为2012年的7269万港元,其余年度也均在200万港元到3000万港元。至于经营性活动现金流量,也是常年为负。

可以看到上述数据中,业绩向好状态应该在2012年,那是因为早在2008年12月,港交所就将从2006年9月起一直停牌的华多利集团列入除牌程序第三阶段,但是公司在多次提交复牌建议,并表示已完成重组且具备重组资源进行可持续性经营业务后,终于在2012年6月份恢复股票买卖。

二次惯犯的华多利集团此次再被除牌,恐怕是凶多吉少。

港交所的清理行动以及除牌标准

老千股、不务正业的上市公司及壳股们已经难逃港交所法眼,在主板上市公司华多利集团之外,创业板方面,同样因业务运作及资产不足,今年7月份,中国生物资源被启动除牌程序。

7月28日,中国生物资源发布公告称,港交所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第9.15条决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程序。

港交所信函指出,港交所认为中国生物资源主营业务软件业务以及借贷业务处于低水平运作,不足以支持其继续上市地位;其次,无迹象显示公司主营业务将有重大改善或经营状况好转;第三,新业务并未能展示其可行性及可持续性;最后,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的资产水平未能展示集团拥有足够价值保证股份继续上市地位。

时报君查看上述2家被除牌公司的财务数据,可窥见港交所的除牌标准大致有以下几个特征:

1、 主营业务长期处于低水平运作,主营业务可持续性存在严重问题;

2、 净利润常年处于亏损状态;

3、 过去5年经营性活动现金流至少4个年度都为负;

4、 总资产少于1亿港元;

5、 股价为细价股。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除牌不等于退市,张利向时报君解释,对于现行的三阶段除牌程序,每个阶段的时间为6个月,公司可提出复议,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很多公司除牌的时间短则3年~4年,长则7年~8年。而且港交所通常会给出整改指引,所以一旦公司被列入除牌第一阶段,就会聘请律师以及财务顾问,帮助上市公司做并购重组,以求恢复股票交易。

中大国际为例,公司因为高管涉嫌挪用资金1.5亿人民币于2011年9月5日起暂停买卖,直到2015年港交所于9月24日及2016年4月25日将中大国际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及第二阶段,公司曾在除牌程序的第二阶段届满前,于2016年10月6日向港交所提交复牌建议,港交所认为该复牌建议不可行,于2016年10月28日决定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的规定,将中大国际置于除牌程序第三阶段。

中大国际于2017年1月18日提出复牌建议,但香港上市复核委员会于2017年5月8日依然将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第三阶段的裁决。以下为中大国际将有最后六个月的期限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

港交所刮骨老千毒瘤 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镜鉴

也就说,只有到除牌第三阶段如若港交所未能接受可行的复牌建议,公司的上市地位才会被取消,即退市。

当然也有复牌建议通过的案例,比如现在的建德国际控股(以前名为“第一电讯”),自2009年11月26日起停牌近7年,因为聘请的第三方财务顾问对公司进行针对性的指导,通过并购重组方式终于在2016年10月27日达成所有条件宣布复牌。

根据港交所提出的复牌条件显示:首先,具备上市规则13.24条规定的足够业务水平或足够价值的资产;其次,有充分的内部监控程序以履行上市规则规定的义务;最后,有足够的营运资金可供复牌日期起至少12个月之用。

港交所刮骨老千毒瘤 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镜鉴

港交所清扫“毒瘤”

此前,港股市场一直被诟病老千股横行,作为港股市场的主人,港交所正大刀阔斧清理体内毒瘤。

8月9日,有媒体问及港交所对于主板上市华多利除牌看法,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虽没有正面回应,但强调上市科一直对市场变化作出一系列不同措施,老千股出现,透过财技供股令小股东受损,上市科就严格执法起来;而以往将公司除牌需要多年时间也未必成事,现在已将程序理顺,加快行事。他形容港交所就如大狼狗,平时不作声,但要咬起来总是咬对地方。

事实上,港交所清理毒瘤行动,早有计划。

6月16日,港交所发布创新板咨询文件的同时,还发布了《有关检讨创业板及<;修订创业板规则>;及<;主板规则>;的咨询文件》。就其内容而言,实质上是在制度层面对“老千股”动刀子。

这份文件对创业板的定位、创业板上市规定及除牌机制、创业板的公开市场规定和主板的上市规定进行了检讨。港交所建议:

1、取消创业板转往主板的简化转板程序。

2、为现有创业板上市公司及已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的公司,提供3年的过渡安排,以降低取消简化转板程序对他们的影响。

3、 创业板申请人预期最低市值要求由1亿港元增至1.5亿港元,创业板公司的最低公众持股市值要求也相应由3000万港元增至4500万港元。

4、主板申请人预期最低市值要求由2亿港元增至5亿港元,主板公司的最低公众持股市值也相应由5000万港元增至1.25亿港元。

5、创业板申请人现金流规定由最少2000万港元提高至最少3000万港元。

6、强制规定所有创业板首次公开招股须包括公开发售,占比不少于总发行量的10%。

7、创业板控股股东的上市后禁售期由一年延长至两年,如适合,主板也作同样修订。

香港创业板设立之初,目标是成为港版的纳斯达克,但运行多年后,弊端丛生,除了IGG等少数公司外,并没有催生多少真正的科技牛股。由于门槛低、转主板容易,反倒成了一些庄家包装壳公司的快速通道。大部分创业板公司,交易清淡,形同死水。

提高创业板和主板上市门槛,实际上是增加了造壳成本。这一作用已经得到市场的验证,6月最后一周,香港老千股暴跌,多只“臭名昭著”的老千股和“仙股”,集体暴跌80%以上,很大程度上是受改革计划的影响。

此外,供股被叫停。7月27日,中国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交易 “5合1”叠加“1供7” 折让62.7%的供股计划被港交所及证监会叫停,给出的理由为“担忧不利小股东”,此举可谓相当罕见。

事实上,去年底港交所就和证监会发布联合声明,表示正密切监察在供股中少数股东权益遭大幅摊薄事宜,今年7月中旬,港交所开始非正式咨询,且最快将于今年内启动咨询,寻求修改上市规则以严管供股、合股、配股等带来高度摊薄效应的集资活动。

张利认为,在目前港交所有所行动的情况下,港股壳公司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抓紧时间卖壳,趁机套现,一种是随着壳公司越来越少,壳价会出现一轮暴涨。

港交所刮骨老千毒瘤 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镜鉴

观察丨“别人家”的摘牌制度对A股有何借鉴意义

摘牌的戏码这两天陆续在别人家的市场中上演:先是老千股华多利集团没有防备地在交易中突然被港交所除牌,后有一度飙涨4500%的妖股稳盛金融收到纳斯达克的摘牌通知。不少投资者感慨:为何人家的摘牌这么容易,A股退个市咋就那么难?

其实不然,每个摘牌股背后都有着道不完数不清的黑历史。作为一家从事汽车及相关产品营销和分销业务的公司,华多利集团自1998年2月在港交所上市后,多次尝试跨界转型,从LED(发光二级管)显示屏和LED灯的安装服务到放债业务,再到房地产和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发电业务,处处撒网却处处不见鱼的华多利集团营收连年下降,现金流常年处于负值,目前已连续4年亏损,去年的亏损金额甚至超过收入的两倍。而稳盛金融在公司没有任何重大经营改善的情况下连续暴涨,股价已较上市时翻了45倍,面对纳斯达克的问询,这家注册地在山西的中资公司也摸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其被要求在完全满足纳斯达克提出的追加信息披露要求前,不允许在市场上继续交易。

要么是经营不善,要么是妖股,这些公司都有着在成熟市场看来不得不摘牌的理由。摘牌虽不易,但较A股更为灵活,如港交所,触发退市摘牌的条件规定的相对笼统,一旦港交所认为发行人不满足上市条件,将会强制公司进入摘牌程序,在具体运用中还会结合其他情形进行判断。而在纳斯达克,交易所要考虑到投资者对个股的认同程度,其中市值和价格就是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另外,美国股市要求上市公司老老实实披露所有情况,包装过的成绩和善意的隐瞒,都会遭致灭顶之灾。

这么一对比就不难发现,在条条框框的退市摘牌标准之外,成熟市场拥有着一定范围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对市场诟病较多的股票进行退市或摘牌,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港交所退市企业多于A股、纳斯达克退市的企业数量每年都维持在150家以上的原因。

反观A股,经历了2012年、2014年两轮退市制度改革,在前所未有的执行力度下,央企退市第一股、主动退市第一股、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退市第一股、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等一批颇具典型性、警示性的退市案例,一次次震动着市场的神经,市场存优汰劣、新陈代谢的机能开始形成,退市的鼓点越来越密,一批绩差股、僵尸股被送出市场。

但要彻底冲刷“拥壳自重”“炒小炒差”的陈腐淤泥,还需要进一步完善退市制度,细化退市指标,特别是需借鉴美国经验,针对信息披露指标等非量化指标应多给以解释,利用证券法修订契机加强对信息披露违法的处罚力度,对财务信息造假进行事前的制度防范,紧盯连续亏损的*ST公司,在敏感时点重点稽查是否存在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关联方输送利益等行为。此外,还需借鉴美国的集体诉讼制度来规范上市公司运作,集体诉讼的巨额赔偿惩罚将会使得想要造假的公司有所顾忌,从而提高上市公司财务信息质量,提高退市制度的执行效率。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266.14 涨跌幅: -0.80%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